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梦里出现的人

醒来时就该去见他

 
 
 
 
 
 

上海 杨浦 金牛座

 发消息  写留言

 
近期心愿生活不可能像你想象的那么糟糕,也不可能有你想象的那么美好。我觉得人的脆弱和坚强都超乎自己的想象。有时候我会脆弱地因为一句话就泪流满面,有时候我又发现自己咬着牙走完了很长的路。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我要留言
 
 
 
留言列表加载中...
 
 
 
 
 
 
 
 

2015-10-21 21:03:38 阅读70 评论0 212015/10 Oct21

      小学的时候我莫名加入了书法协会,一写就是三年。后来大抵算得上有些兴趣,又加上勤于练习,软笔上在学校里小有名气,硬笔上自然也高出同龄人不少。父亲那时候的硬笔则是公认的好看,写的大气豪放,我尤其喜欢各种试卷的家长签名这项,然后拿他的字在外炫耀一番,顺带憧憬一下自己今后给孩子签名的潇洒姿态。
      我虽然不记得他对我的字迹有过多少赞美,但因为那个时候得到的赞美太多,也就默认了他的态度。上了初中后由于疏于练习,又因为性格上的孤僻内向,字也写的又小又挤、歪七扭八,再也没有了往日的风采。于是父母对他人介绍我时总要说她小时候写字多好看,现在却不行了之类云云。甚至还要翻箱倒柜找出我前后的字迹做对比,非得对方认同了才心满意足的转到下一个话题。我父母从来不会在人前碍于我的情面,斟酌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我一直以为在写字方面,父亲非但不以我为傲,甚至还有些轻视的意味。他把这当资本,时不时调侃我几句,也许想挫败一下我不知天高地厚的内心。
      直到有一天我和父亲在看新闻,电视屏幕里突然出现了一张写的密密麻麻的字据。他说:“这个人的字和你一样嘛。”
      我心里咯噔一下,以为他又要嘲讽我字难看之类的。
      结果他说:“和你的一样整整齐齐的,像打印出来的一样。”
      我摆出不可思议的表情:“我还以为……”
      我没接完那句话,又埋头玩起了手机。可是说实话,父亲并不是一个轻易赞扬我的人。即使我有过那么一些让他觉得脸上有光的时刻。他对我糟糕的人际交往能力充满了同情心和恨铁不成钢的无奈。他对我畏畏缩缩的个性嗤之以鼻。他不喜欢听我说自己做不到或者感到很无力之类的牢骚。他听不得我哭,但也不怎么想成为我触手可及的坚强后盾。他给我讲人生的道理,不像其他爸爸一样把女儿搂在怀里,而是坚定不移地推出去。我有时候会莫名想起他在我没出生前希望我是个男孩子的故事,他给他取了个“羿”字。看起来是那么的风度翩翩、气宇轩昂,好像有朝一日能够金戈铁马、驰骋疆场。我始终觉得他把我当成了男孩来生养。我们之间固然有女儿不便向父亲透漏的小秘密,但更多的却是一种游刃有余、相互打趣、不拘小节的关系。
       可是就在我琢磨着用怎样满不在乎的神情来回击他嘲弄口气的刚刚,他居然如此自然巧妙不留痕迹地夸奖了我一番。我一肚子的鬼主意被硬生生憋了回去。我看着戴着老花镜做着怪相松松垮垮地坐在地板上看电视的他,一下子觉得他怎么这么老。如果这句“整整齐齐”算得上夸奖,我倒宁愿它不是夸奖。我宁愿他还像往常一样挤眉弄眼地告诉我我的字有多么难看,顺便叮嘱我找个时间多加练习。不止是在写字上,即使在人际交往上他也终于不再强求我做这做那了。他告诉我这世上有太多人不值得交往,太多的聚会走的只是形式。所以内向也不必介怀,融不进某个圈子也不必悲伤,不想参加的活动就不参加,不想联系的人就拒绝好了。可是这些多余的包容和接纳,这些不是推出去而是揽进怀里的关怀,比他头上的银丝更加扎眼,让人一肚子的感伤无处安放。
      就好像你越长大,越有力气爬上他的后背,骑上他的肩头。他的背却越来越佝偻,无法给你向上的阶梯,扛着你去看那如水的夕阳。


作者  | 2015-10-21 21:03:38 | 阅读(70) |评论(0) | 阅读全文>>

人各有志

2015-3-4 1:13:40 阅读50 评论0 42015/03 Mar4

请点击查看影音文件...

        在寒风中冻得瑟瑟发抖,双脚冰凉。嘛,这种时候就会迫切希望有人拥抱有人安慰有人呵护。哪怕什么都不说也好,也就更能理解大家都希望有个依靠的内心了。
        上一次感觉眼睛哭肿了还是在深二模结束后,一路畅哭的感觉就是把人生中所有的不如意都回忆了一遍。现在倒是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双眼胀痛,涕泗横流的尴尬局面。我后来听老爸在电话里讲自己怎么和大学宿舍的老四打架,怎么在工地上骂不做事不听话游手好闲的人,觉得他还是用这种幽默诙谐的方式劝慰人来得更加深入人心一些。我有时候想,我就是自私一些,愿意生活在更好的人之中又有什么错?然后我就问我爸,你是不是觉得我“抛弃”她俩特别小心眼?我爸说当然不是。对啊,我千等万等等来了这么一句话。觉得人生真是艰深苦楚让人疼痛。
        我其实并不是大家眼里的老好人,但知道的人总这么说。也许是因为我擅长掩饰自己不好的一面,又或许仅仅是因为我傻到连连自我牺牲一犯再犯。我以前不是个那么需要朋友的人。怎么说?大概是因为年少轻狂,觉得孤僻高冷是个性,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就叫美丽。现在吗?我爸一年前看我在见面会上双唇发青浑身发抖地介绍自己,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差点没忧郁成疾。后来他说姑娘你要学会和人交往啊,要不你走上社会之后怎么办?于是我就特羡慕那些对别人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人,羡慕那些谈笑风生无所畏惧的人,羡慕别人广阔的人脉和轻盈的内心。然后我意识到了自己有多么需要朋友,你伤心的时候得有人倾诉吧?天天打长途总归有些败家;你做课题的时候需要有人组队吧?总不能一辈子单打独斗;你想出去逛街唱k看电影得有人陪吧?一个人吃一桶爆米花还是有些累。
        怎么交倒是个深邃的问题。我花了三年半的时间终于学会怎么和陌生人正常说话,先聊家乡,后聊天气。还有一段路就聊专业吧,对他的专业不了解就问问你选了什么体育?总有些认识的人熟悉的事夹杂其中。实在不行还可以问问你选了几门选修啊,名字分别是什么?有没有推荐的?这样说着还没到宿舍那我真替你感到悲哀。后面的我基本没辙了,但若是遇上健谈的人就好办了,他问一句,你慢悠悠地回答过了,然后再来一句你呢?话语权就拱手让人了。我从来不看如何与人聊天之类的总结推荐,自己倒也自成了一体。说话嘛,就是发发声,实在没话可说就中途拐个弯,说句不好意思我去拿个快递就结束了。
         可是我不知道后续。怎么从路人成为朋友,怎么等到敞开心扉的那一天来临。所以我开始慢慢了解,有些自以为的友情或者朋友真的什么都不算,顶多算一种关系,一种可能多年后就淡忘了的关联性。理所当然的事情包括分享你的努力,分享你的优秀,分享你的争分夺秒,分享你善意的内心。早上我看到一句话:“不要让友情成为你的负担”。当时觉得很对,所以我从某个小圈子里毫不犹豫地跳了出来,为了不让友情成为自己的负担。后来我又回去了,在寒风中打了一个小时电话,泪奔、嘶吼、小心地询问、赌气地自责,换来了19年来第二次双眼红肿。我才知道友情并不会成为谁的负担,人脉才会。不能丢弃的、不能拒绝的他人,经不起考验的情感,就像烂掉的水果,从苦涩的那一刻起就没人再记起它的甜蜜。
        我在这种时刻就会越发地讨厌自己。软弱的,不能决断,不能挑明的自己。朋友是什么,我当然懂。我身边有着一群这样的人,距离的远近并不会影响我们之间或深或浅的交流,季节的变更也不能遮掩我们共同的喜好。可是我既不能回忆起我们熟识的每个瞬间,也开始怀疑新的朋友出现的可能。我吃过的亏不算多,因为在交友方面还是非常保守。但尽管如此,我爸在教育我的时候所能够提炼的实例也不胜枚举。他后来跟我说,有些人是不值得交往的,而且这种人社会上很多。你今后要面对很多这样的“货色”。你不用学着一眼分辨出他们,你慢慢来就好。慢慢了解,慢慢舍弃,慢慢成为自己,慢慢学着不那么善良,然后接受这个世界上一切不公平的存在。我希望自己每个时刻都能从别人的角度看问题,但是我忘了自己并没有那么伟大。
        我也不知道未来有没有遇见一个在他面前不用那么装模作样的人的可能。我上大学以来放弃过一个叫做遇上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的奢望。我在学生会的群里说一句话,就可以让躁动的情绪终结一晚上;发一条求人帮助的朋友圈,能关机的人都关机了能打通的人也都占着线。我承认巧合的存在,承认偶然性,承认一切也不能承认自己不好。这个世界上有人求我念旁白,有人求我唱和声,有人求我在考试周里做小型讲课,有人求我带她飞,有人求我组队合作。可是我都不知道自己用这个“求”字对不对。因为每个人都那么理直气壮心安理得还有本事让我自己心里有愧。这个世界上有那么多需要我的人,却只有极少数明白我为什么双眼红肿浑身发抖。也许有一天,我会发现是我自己做的不够好,自己不够强,自己不够能撑起一片天。可是,就算那一天来临吧,就算真的有那么一天,我也不会责备我。我也要给她一个温柔的拥抱,让她尽自己的可能大哭一场。让她懂得,自私就自私吧,想要不在乎的时候不在乎太多就好。人生不是拿来用的,人也不是。
        人是拿来呵护和交流的,即使“人各有志”。
        

作者  | 2015-3-4 1:13:40 | 阅读(50) |评论(0) | 阅读全文>>

高三那年

2014-11-19 19:46:28 阅读47 评论1 192014/11 Nov19

  我脑海里总挥之不去高三那年某天中午,文科班永远的第一名——一个瘦弱娇美的女孩优雅地右手举着水杯,左手抱着地理书,步履稳健地带头冲向食堂的身影。她身后跟着的人群排山倒海地向我涌来,于是我自觉地让了路。
       这个不仅总分第一而且科科第一的姑娘,从来没有失去过他人的关注。我们每天都要例行公事地讨论她喝的14块一瓶的依云,讨论她高度近视却拒绝眼镜的原因,讨论她有着北大教授头衔的爸妈,讨论她在教室里娇滴滴地让人把空调关了的模样。每次无论大考小考之后,文科生自不用说,而连我们这些粗糙的理科生,关注的竟也是文科班的第一名还是不是那个面色苍白、永远带头冲向饭堂的小姑娘。
       我所有关于这个姑娘的消息都来自上铺的文科生。上铺和我情同手足,密不可分。整个高三,每逢大考考砸我们都要相伴去操场走上无数圈,大多时候是在勾勒一个以为能够自由闯荡的未来,或是批判这恼人的应试。她每次都能被不知从哪个方向飞来的足球砸中,无一幸免。有时候为了避免一星期五顿都是豆角肉沫,我们会选择校门口的双皮奶、豆花、或是便利店里的鱼丸当晚餐,并肩坐在操场外围的观众席上默默咀嚼。有一次我们正如往常一样酣畅淋漓地吃着豆花,却被我们班的同学逮了个正着,且以最快的速度在班上传了个遍。等我回到教室,几乎所有人开口后的第一句话都是‘你和那谁谁谁去吃豆花啦?“
       当然,每次走完操场她都能心情舒畅,继续前行。而我即使依旧痛苦难捱、心有郁结,也不会开口。于是一年来我们相安无事,各取所需。时至今日,我们之间的谈话,描绘过的宏伟理想,有过的美好计划,竟不如豆花的味道来得真切。
       开学初我们校门口的小摊小贩如雨后春笋,品种多样,此起彼伏。我和同桌常常在放学后买个手抓饼,加点鸡蛋,再点一杯温热的奶茶,便以此为人生一大幸事。在这放学后的美食探索中,我还邂逅了人生第一份章鱼小丸子,烫得满嘴是泡。印象最深的是门口的片皮鸭,肉肥汁浓,回味无穷。
       当时我们一致以为,别的女孩儿的八卦多是谁喜欢谁这类的琐事,她的八卦却是今日瓜果蔬菜的价格浮动。作为采购部总监的女儿,她对于各类水果如数家珍。托她父亲的福,我们每个晚自习的课间都浸润在丰富的维C之中无法自拔,身心沉醉。临近高考的时候,我们有一次趴在走廊的栏杆上看远方的天空,她跟我说,能上清北的都是极努力之人,而她只希望自己做到自己的最好。我那个时候的惆怅和无奈,现在想来,真真多了些宿命的味道。
        寝室里被我唤作小弟的女孩,常常和我一起用泡面草草解决中餐。这似乎是我们从高一起就颠扑不破的关系。这种感觉,就是多年后,你看见桶装的泡面和青涩的橘子,便会想起她爱照顾人的习惯和永远闪耀的母性光辉。我有时为了自己,在给她讲题时常常显得不屑一顾漫不经心,也会引来她的抱怨不满。可是那个时候,让我没有那么多精力顾及他人的或许不是我的能力,而是我的焦虑。
        我们每周五下午都会考一次理综,考得焦头烂额眉目黯然。那之后我们俩就会跑到门口的沙县点一份炒米粉,或是到对面黏糊糊的餐厅点一份湿炒牛河,互相诉说可能互不理解的糟糕程度。吃完饭散步回来,我们会在教室后面踢毽子,直到自习铃声打响。这之间会有各种水平的人加入,尽管我俩常常属于最低水平,但若不是我们,这毽子也就在这一年里,失了它真正的用途。
        某个周五的下午,我疾步走回寝室准备收拾行李回家,就看见高二时的物理老师叫住了一个他们班的女孩儿,说”我果然没有看错你,继续努力啊“。多年后这个场景仍然常出现在我的梦境之中。那个女孩曾经跟我说过,她是后程发力的类型。初三时也是突飞猛进考进了这所省重点,她那个时候郑重其事地让我相信自己的潜力,不要放弃任何微不足道的可能性。
        我无话可说,在那一瞬间,我才发现自己从来没让谁看对过。我最有让人升上天堂又跌入地狱的能力。高三快接近尾声的时候,班主任曾经气急败坏地在教室里对我大骂:”你这样怎么考清华北大!“他终于由放任自流变成暴跳如雷。而我除了汹涌地流泪之外真的无能为力。那个时候我早就放弃了所谓的清北,所谓的可能性,所谓的极度努力。只求自己在看见任何一张卷子的时候不再不由自主地落下眼泪。
         那个永远的第一名,裸分上虽然和北大差了一分,却还是靠保送资格上了北大。大学的她戴上了眼睛,依旧温婉白皙。那次的文科第一是之前永远的第二名,报纸上还登过她和四个肤白貌美的亲姐姐的合影。我无话不说的上铺,去了一所虽然很好却偏重理工科的学校,终于也开始了对理想的试探和对未来的规划。我只知道八卦水果蔬菜的同桌,因为几分和她心仪的大学失之交臂,却也在另一个城市活得风生水起。我名义上的小弟,带着自己不满意的成绩学了药,找了个体贴的男朋友,为了自己默默努力。那个没有被看错的女孩子,最后还是没有考出她最好的成绩,但这丝毫不影响她所能展现的短期爆发力。而我,在这个不算差的大学里郁郁寡欢了许久之后,还是选择了接纳它并且理解自己。毕竟,一想到要在这里度过的岁月,我就不可能不产生一些无法抽离的感情。
          我在高考之前,就看过无数“高考的美在于阴差阳错”的例子,且不为所动。这些短暂的无奈和未知的结局,在大多数人看来,性质都更类似于玩笑甚或嘲讽。可是你就是你,这就是你的人生。失望也罢,觉得努力付诸了东流也好;羡慕别人也罢,接受自己也好,。既然有达到了自己预期的人,就会有觉得自己应该更好的人。这漫漫人生路上,所谓的转折点其实都没什么道理。多年以后你回头看看,以为那是自己的故事,其实也是别人的故事。

作者  | 2014-11-19 19:46:28 | 阅读(47) |评论(1) | 阅读全文>>

你若懂我,该有多好

2014-9-9 13:10:56 阅读56 评论1 92014/09 Sept9

         军训眼看着就要接近尾声,每天五点半起床的日子也算是到了头。有一次梦见自己没赶上来上海的动车,四点多从睡梦中惊醒却发现自己躺在宿舍里,心中不免一丝惆怅。尽管家里床的硬度和宿舍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还是忍不住想到要是在家里该有多好。
        每个假期总有那么一次临近结束的心烦意乱,总有那么一点希望时间停下脚步的念头。看着新生们陆续赶来报道,看着家长们左顾右盼细细打量的目光,看着教超水泄不通的人群,看着那些朝气蓬勃精神抖擞的脸庞,此刻的我记得的仅仅是一年前父亲要走时的那一眸回望。那或许是他一生中展露的为数不多的温柔。有一次吃完饭回寝室,室友问为什么每个新生家长都穿的那么艳丽斑斓,她说她妈妈从来不会如此,她上学那天她妈妈送都没送。她是上海人,妈妈就在我们学校工作,我突然觉得她可能要过许久才能了解家长们这难得的矫情。无论是男孩子还是女孩子,小孩子还是大孩子,很少有父母会把他们安心地交付一座陌生的城市,安置于一群陌生的人。我妈妈每次只要是送我去开学报道,总要穿上我夸赞过的那件衣服,总要舍弃她习惯的平底鞋,总要一遍遍梳理她添了银丝的黑发。我现在只要一想起这个,想起她压低了嗓门小心翼翼问我这件衣服如何的场景,就感觉自己的眼泪想要涌出眼眶。
        时至今日,我都没有什么学姐的实感,没有感觉到照顾小鲜肉的重担。我再也没有了写什么再见大一,你好大二之类文字的习惯。我第一次意识到自己的大学生活只剩三年是在看见大家都纷纷回顾大一生活的文字之后,充满温情,充满感慨。每到这种时刻大家都好像心怀梦想,有所期待。我想自己的大一也并不是一无所获,但也许有一天,你也会有我这样的感触,那些曾经在意至极斤斤计较的一切都变得云淡风轻、不值一提。你再也没有了怀想它们的气力,你甚至都不愿意嘲笑当时自己的愚蠢木讷,你开始没那么在乎自己的过去,你的过去好像也没什么能够反馈给你。你忘记了那种感觉,忘记了那些以为一辈子不能释怀的痛苦,你开始深切地了解旁观者的看法,你会觉得某些人的话变得正确,某个时刻的自己成为错误。可是你不会再检讨那个时候的你了,你突然察觉到的这种改变让你欣喜。或许这也是一种非凡意义上的成长。
        比如那次教官把一个没张口的同学拉出来唱歌,我就想起了高一刚入学的自己。因为神情冷漠被班主任叫到台上给大家讲笑话。我就站在一众新生面前,憋得双颊通红嘴唇发青硬是没说出只言片语。很长一段时间里我觉得那是莫大的耻辱,也许永远都无法忘记,也许那成为了我最终对班主任总是有着某名敌意的原因。可是现在我坐在下面,听着台上的同学腼腆的歌声,突然觉得我的班主任并无恶意,我的同学们也没有什么因此对我另眼想看的必要。这不丢人,也不羞耻,更不是什么需要铭记一生誓死斗争的侮辱。有的时候人生不过尔尔,多次出现相同的场景,却是针对不同的人群,让你的后知后觉来得漫不经心又意犹未尽。这种奇妙的领悟,也是我追求的东西。
        尽管相较于从前,总觉得自己有了很大的改观,知道了犯错误并不可怕,知道了总结经验吸取教训,知道了平凡了然安度一生。却还是有些东西深入骨髓无法变更。就像我越来越懂得自己是个死板无趣的人,只有在熟人面前加上心情愉悦才可能油嘴滑舌包袱不断,在外人面前依旧内向沉默无话可说。我并不像自己所言是个可笑的话题终结者。事实上我能够强烈地感觉到自己的不合群和不相似,我出人意料的保守和规矩让我没有办法毫无遮拦节制地与人打闹畅谈。而且我不喜欢人群,不喜欢大家普遍的动作慢,普遍的自来熟,普遍的聒噪浮华。说白了,就是有一种遗世独立自视清高的讨厌气息充斥着我自己。就算有那么一次两次我觉得自己开始善于交际,开始和陌生人也无所不谈,仍然不能抚平我觉得自己实在无法依赖他人喜欢他人的虚荣心。我想自己若不是性情还算沉稳文静,平日里的抱怨话也就一句两句,应该会是很容易招人记恨的类型。
        很少有人会这么写自己。其实我对这样的自己说不上讨厌或者喜欢。大致上是一半一半。我已经很久不曾奢望有人懂我、有人谅解、有人喜欢。我有时候想,人的一生中也许不一定会出现那个真正懂你,真正关心你,真正能够让你有了快乐和痛苦都第一时间想要与其分享的人。也许他或者她会是一个永远的梦想。也许你会一直这样怀抱着自己生活下去。但是我希望你一切安好,只是如此而已。

作者  | 2014-9-9 13:10:56 | 阅读(56) |评论(1) | 阅读全文>>

梦里出现的人,醒来时就该去见他

2014-7-15 22:12:01 阅读74 评论0 152014/07 July15

          浑浑噩噩的小学期即将结束,还是忍不住发了短信问学长明天考试的事情。也不是没有把握,就是想完全放心。
          几番询问下来,我回了条“谢谢”的短信。学长说:“没事,有事多问。”
          嘛,周身充盈着一种温暖的感觉。
          有时候想想,什么怕生啊慢热啊内向啊,人与人之间的交往也不过如此。需要的时候互相帮助,低落的时候互相依靠。你那么短的生命里究竟有多少和世界上的某个人有关联的瞬间呢?不觉得别人麻烦的时候,别人自然不觉得你麻烦。和不同的人交谈,或许还会有那么一点莫名其妙的新鲜感。
          晚上接到老妈的电话。 又是和外婆吵架之后互相不说话。东扯西扯之后,她还是用戏谑的口气问了句:“你想不想回家?”本想帅气地说一句:“我当然不想待在这里啊”就匆匆了事。没想到只是被听成了:“当然不想。”
          “当然不想待在这里啊,当然想回家。”
          心脏将跳未跳的感觉,很难想象现在的自己是否双颊绯红。一向不善于表达感情的我,做好了迎接嘲笑的准备,但母亲却说了句:“没事,马上就回来了。”用那种温柔的、迫切想要安慰我躁动不安的心情的声音。
          有时候表达真的很难。但是人生何其短暂,不管不顾才能游刃有余。我唯一确定的一点是,温柔的话语会换来温柔的回应。抛开那个别扭的自己不谈,你有没有那么一瞬间,也幻想过一个过分坦率的自己?
          也许就像刚刚看到的这句话,“梦里出现的人,醒来时就该去见他。生活就是这么简单。”
          愿你有一份简单的生活。愿你看得清梦里的人。愿你向前的时候总是无所畏惧,尽管踽踽独行。

作者  | 2014-7-15 22:12:01 | 阅读(74) |评论(0)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日志评论
评论列表加载中...
 
 
 
 
 

日历

 
 
模块内容加载中...
 
 
 
 
 
 
 
 
博友列表加载中...
 
 
 
 
 

天气

 
 
模块内容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注册 登录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