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梦里出现的人

醒来时就该去见他

 
 
 
 
 
 

上海 杨浦 金牛座

 发消息  写留言

 
近期心愿生活不可能像你想象的那么糟糕,也不可能有你想象的那么美好。我觉得人的脆弱和坚强都超乎自己的想象。有时候我会脆弱地因为一句话就泪流满面,有时候我又发现自己咬着牙走完了很长的路。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我要留言
 
 
 
留言列表加载中...
 
 
 
 
 
 
 
 

不可耻的孤独

2017-10-5 10:55:16 阅读13 评论1 52017/10 Oct5

      我坐在书桌前流泪的时候,想起的是张楚的《孤独的人是可耻的》。
      我从来不觉得那是一首好听的歌,也不觉得恋爱是件有趣的事情。在爸爸以为我嫁不出去的日夜担忧中,我很认真地思考着孤独终老的问题。我跟妈妈说,如果真的选择孤独终老,我就几乎不用考虑未来了,也不用成为什么功成名就的人。找一份过得去的工作,赚钱买自己和家人喜欢的东西;生活在长久以来生活的家里,每晚十点有吃不尽的时令水果。节假日就宅在家里疯狂看剧,偶尔化个妆去参加闺蜜的婚礼。尝试一切想要尝试的东西。即使没有梦想、像条咸鱼也没有关系。
      可我爸爸还是传统的爸爸。他以为女孩子就要嫁个好人家,然后再去做梦。所以二十一年来绝口不提让我学会恋爱与人交往的他,突然勒令我研究生结束之前找个男朋友回家。我觉得他这样生硬的转变有些好笑。一方面害怕女儿早早过上远离自己的生活,一方面又希望女儿像普通人一样找个好归宿,有人疼爱和保护。而我,在这么多年说不清是社交恐惧还是过于开朗的情绪之间左右摇摆,依然面临着时而喜欢时而讨厌自己的孤独彷徨。
      刚刚结束的中秋聚餐,我似乎又成了多余的那一个。可是偏偏我们那桌就是有十一个人,我的两个好朋友就是坐在我对面分别跟别人聊着天,我就是被夹在中间感到寂寞而又无所适从。目之所及,只有大家两两聊天、交谈甚欢的影子。于是我只能想,果然我不管到哪里都会是最不该出现的那一个。都是奇数的那个尾巴。都是喧哗里的寂寥。狂欢里的不知所措。只能无谓滑动没有消息的微信屏幕,喝着自来水味道的hot water,双眼空洞地望着远处。我知道这样的自己又会被爸爸妈妈笑话,却除了忍住眼泪什么都做不了。我不是那种不在乎别人想法的乐天派,也知道二十几岁的人在社交场合表现地过于被动是一件愚蠢的事情。可是我没有办法。我迈不出的那一步,一小半是因为无所谓,更多的则是因为没办法。
     我手机上微信和微博的分类栏叫“无能为力”。我从小到大,并不是一直渴望改变自己或者脱离别人。而是常常在两个极端之间相互转换。我一个人去日本的时候,一个人来美国的时候,在家里只听得见无尽的叹息。我的爸爸妈妈外婆亲戚们一边担心我,一边又因为我气急败坏。他们觉得哪怕我只是在群里问一句有没有人一起同行都好,他们害怕我因为孤独置身危险。我不知道一个人算不算坏事,可是我也觉得他们并不懂身为一个“话题终结者”的尴尬,和一个人前进的理直气壮。我有时候害怕和人交往,有时候懒得和人交往,甚至觉得分享自我是一件很累的事情。当然,更多的时候我找不到人交往,我没办法在对方安静地坐在我身边时制造源源不断的话题,也害怕群众的目光聚焦在我身上。那些东西会让我缩成一团、不敢前进。
     讽刺的是,在熟悉的人眼里,我是个聒噪的“开心果”。我为数不多的几个好朋友,在没有我的日子里会觉得无趣而寂寞。而既期待他人夸奖又害怕辜负对方期待的我,也会因为过于卖力的表现而疲惫不堪。我像所有人一样在讲自己的琐事时最快乐,可我从来不敢多讲。我害怕自己脑海里那些大道理会让别人感到无趣,也害怕自己的负面情绪会让人觉得矫情。在一个充满欢声笑语的双亲家庭长大的孩子,很奇怪地认为自己不配被爱。我固执地以为,内心深处的自己不会有人喜欢,于是只好隐藏起来。在该搞笑的时候搞笑,该卖弄的时候卖弄,该模仿的时候模仿。不说伤人的话,也放下颜面去迎合。不惜一切代价去稳固那些来之不易的友谊。我不知道这是对是错。从来没有人和我探讨过这样的话题。没有人告诉过我,你可以既丧又无趣,你可以无所事事一事无成,即使那样也会有人喜欢你。
     在我很努力地想活得像自己的这几年里,只有和自己待在一起的时候最为平静。我渴望聚会又心有余悸,我想认识不同的人群又开不了口。我曾经因为去不去高中同学聚会的问题和爸妈激烈争吵,甚至在决定去了之后还不甘心地提前一天偷跑回来。今晚的聚会,在好友长达两小时的劝说下,我才终于动摇,带着勇气和决绝并挂着不失礼貌的微笑赴宴。我和我的朋友们聊天的时候,常常听见她们说自己害羞或者不愿与人交往的言论,心里觉得空洞又不屑。后来我才知道,可能在她们的认知里,那种程度就已经是腼腆害羞不善言辞了。我的自我封闭,是脑海翻江倒海的思索和碰撞之后产生的抵触情绪,是一种没有力量的停滞,也是不被理解的空白。而那些曾被我埋怨过不来理会、照顾我的开朗活泼之人,多年后我也终于知晓了他们的苦衷。他们既没有义务帮我摆脱那些萦绕的闭塞,或许也不具备那样的能力。就像我在社交场合表现出的手足无措,他们面对这样的我也一样手足无措。所以我坐在餐桌上差点哭出来的那个瞬间,想到的是真的哭了之后大家的慌张和忙乱,最后竟然“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说实话,我不太记得从前的自己是什么样子了。我确实是个彻头彻尾的话题终结者,在各种场合中担当着“多余”的那个人的重要角色。也在很多地方为了不让自己或别人难堪落荒而逃。我妈妈始终坚信我还年轻,还有改变的机会。我也始终觉得自己很年轻,却没有改变的动力。我常常想,一个人就算和所有人都是点赞之交,也应该能过好一生。强迫自己去找聊天的主题或许更让我痛苦和不适。我今天因为想家而流泪,明天可能就会忘记。我不是会被囚禁在过去里,没办法好好向前的那种人。我也不觉得孤独是一件可耻的事情。
     从小到大,我固执地认为大家和我交朋友只不过是因为我成绩好而已。我大四的时候在辅导机构实习,所有的学生都喜欢和我打成一片,为此我还遭受过新同事嫉妒的眼神。但那个时候我同样觉得,他们围在我身边家长里短,不过是因为我要去名校读书罢了。被那些奇怪的光环笼罩的时候,我不会想去证明真正的我。我也不觉得那样有用。就算和世界上每一个人都说真心话,都敞开心扉肆意发泄,情况可能也不会比现在更好。而我今天所有的眼泪,大概都是因为自己的不争气,而不是因为看起来有些丢脸的孤独。
     希望三十岁的我,不管是不是孤身一人,都不会再为这些小事流泪。即使自己是多余的,也不需要从他人的目光中获取安全感。即使曾经被误以为在单亲家庭中生长、可能自闭到需要帮助,也不会觉得它们是什么有意思的谈资。希望三十岁的我,或者说从现在起开始二十几岁的我,永远是个骄傲、自满、自给自足的人。对每个人都善良而真挚地不求回报。对自己不再小心翼翼处处否定。希望即使孤独终老也不惶恐,突兀赘余也不流泪,没人喜欢也不讨厌自己。希望每一个落寞不安的瞬间,都能迅速准确地重拾激情。希望有一天,我终于明白了人生的意义。没有什么东西是生命本身的附属品。他人可能会为你的生命涂抹色彩,但涂抹之前的你,也不会是一片空白。

作者  | 2017-10-5 10:55:16 | 阅读(13) |评论(1) | 阅读全文>>

2015-10-21 21:03:38 阅读81 评论0 212015/10 Oct21

      小学的时候我莫名加入了书法协会,一写就是三年。后来大抵算得上有些兴趣,又加上勤于练习,软笔上在学校里小有名气,硬笔上自然也高出同龄人不少。父亲那时候的硬笔则是公认的好看,写的大气豪放,我尤其喜欢各种试卷的家长签名这项,然后拿他的字在外炫耀一番,顺带憧憬一下自己今后给孩子签名的潇洒姿态。
      我虽然不记得他对我的字迹有过多少赞美,但因为那个时候得到的赞美太多,也就默认了他的态度。上了初中后由于疏于练习,又因为性格上的孤僻内向,字也写的又小又挤、歪七扭八,再也没有了往日的风采。于是父母对他人介绍我时总要说她小时候写字多好看,现在却不行了之类云云。甚至还要翻箱倒柜找出我前后的字迹做对比,非得对方认同了才心满意足的转到下一个话题。我父母从来不会在人前碍于我的情面,斟酌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我一直以为在写字方面,父亲非但不以我为傲,甚至还有些轻视的意味。他把这当资本,时不时调侃我几句,也许想挫败一下我不知天高地厚的内心。
      直到有一天我和父亲在看新闻,电视屏幕里突然出现了一张写的密密麻麻的字据。他说:“这个人的字和你一样嘛。”
      我心里咯噔一下,以为他又要嘲讽我字难看之类的。
      结果他说:“和你的一样整整齐齐的,像打印出来的一样。”
      我摆出不可思议的表情:“我还以为……”
      我没接完那句话,又埋头玩起了手机。可是说实话,父亲并不是一个轻易赞扬我的人。即使我有过那么一些让他觉得脸上有光的时刻。他对我糟糕的人际交往能力充满了同情心和恨铁不成钢的无奈。他对我畏畏缩缩的个性嗤之以鼻。他不喜欢听我说自己做不到或者感到很无力之类的牢骚。他听不得我哭,但也不怎么想成为我触手可及的坚强后盾。他给我讲人生的道理,不像其他爸爸一样把女儿搂在怀里,而是坚定不移地推出去。我有时候会莫名想起他在我没出生前希望我是个男孩子的故事,他给他取了个“羿”字。看起来是那么的风度翩翩、气宇轩昂,好像有朝一日能够金戈铁马、驰骋疆场。我始终觉得他把我当成了男孩来生养。我们之间固然有女儿不便向父亲透漏的小秘密,但更多的却是一种游刃有余、相互打趣、不拘小节的关系。
       可是就在我琢磨着用怎样满不在乎的神情来回击他嘲弄口气的刚刚,他居然如此自然巧妙不留痕迹地夸奖了我一番。我一肚子的鬼主意被硬生生憋了回去。我看着戴着老花镜做着怪相松松垮垮地坐在地板上看电视的他,一下子觉得他怎么这么老。如果这句“整整齐齐”算得上夸奖,我倒宁愿它不是夸奖。我宁愿他还像往常一样挤眉弄眼地告诉我我的字有多么难看,顺便叮嘱我找个时间多加练习。不止是在写字上,即使在人际交往上他也终于不再强求我做这做那了。他告诉我这世上有太多人不值得交往,太多的聚会走的只是形式。所以内向也不必介怀,融不进某个圈子也不必悲伤,不想参加的活动就不参加,不想联系的人就拒绝好了。可是这些多余的包容和接纳,这些不是推出去而是揽进怀里的关怀,比他头上的银丝更加扎眼,让人一肚子的感伤无处安放。
      就好像你越长大,越有力气爬上他的后背,骑上他的肩头。他的背却越来越佝偻,无法给你向上的阶梯,扛着你去看那如水的夕阳。


作者  | 2015-10-21 21:03:38 | 阅读(81) |评论(0) | 阅读全文>>

少女心

2015-4-17 20:39:49 阅读74 评论3 172015/04 Apr17

         因为荡气回肠的八百米考试昏睡了十个小时,醒来后看见顾某的朋友圈:“期中考大预习到现在,一只飞虫在夏夜撞上了我的脖颈,虽然我熟识的大多数人还穿着卫衣哆嗦,我开始想你们那边的虫子睡饱了没有,什么时候能出动咬你们?逛超市买了巨型凤梨,却被告知还没熟,要等,如果所有事都能规范性地被等到人生该多无趣。吃完饭看见一架飞机噗噗噗噗放着屁飞过去,看了好久舒缓了颈椎病,上海的云太厚楼太高事太多,好久没看到竟然有点小激动。我找到了新欢,食堂的番茄炒蛋勾芡到位,舍得放糖,主要是蛋多,刷新了我对食堂菜系的认知,满心欢喜地吃了三天。梳理了一遍近况,觉得生活好寡淡,淡出了鸟。”

         看得我神清气爽,两眼放光。顾某是姑娘,但我们都唤她做哥哥,肤红腿长,有担当。现在在宝岛交换,隔三差五发些甜点小食看得人心痒痒,末了还要发表一下对肉夹馍的怀念之情。我在这条朋友圈下评论到:“充满理工味道的文艺气息,我喜欢”。半晌,她回了句“文科女又悲又喜”。想起当年我们一起改校领导讲话稿,她的稿子被认为精炼老到、大方出彩,而我的却只因和原稿相似度高占了上风,做了底稿。后来她去了宝岛,我讲话稿感谢信什么的修改无数,始终改不了仿照凝重的毛病,文字中规中矩、内容大同小异,甚或有时对着电脑屏幕,半天打不出一个字来,写写删删耗尽无数夜晚。想起高三时语文老师对我的文章用了“这才是文学”的夸奖,今日真是无限唏嘘。

        如果说从前介绍自我总爱用情感泛滥这样的词语,现在是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了。上一次大哭又是为了人际交往接受拒绝这类微不足道的小事,上一次看书写字也要推到许久之前一个不那么明媚晴朗的午后了。看着部门里新小朋友写的文字,诗词歌赋一应俱全,四字成语运用地也极为得当,想想高三时有人一边夸我的文字让人感怀一边说我缺了些古朴的气质(主要是诗词),才明白这评价确实中肯。可惜那个时候我心高气傲,又为高考积郁差点成疾,实在是无心像他们一样看诗人对月饮酒、互较才情。

        别人的少女心里或许藏着某个棱角分明喜欢穿白衬衣的男孩,藏着某个女孩在阳光下含蓄的回眸一笑。我的少女心却全是今后该如何写字、如何恰当地表达、如何走走停停写写记记。我10岁的时候渴望当个作家,17岁的时候读了数学系。可惜这不是绝妙的讽刺,因为尽管欣赏我文字的人何其多,觉得我能成为作家的也没有几个。来上海之前我爸叮嘱我,务必每天写点东西自娱自乐,无聊时可以投投稿,中不中倒是其次。上学期开学我正式聘用了我妈当我的秘书,我给她发稿子她负责帮我投,希望借此打出点小小的名气来。可是这个写作的梦,若有若无若隐若现地做了八九年,除了小学时在深圳晚报上发表过的没有稿酬的造句外一无所获。如果说青春是一本太仓促的书,那梦想或许连一页纸都算不上。

       当我忙忙碌碌地在大学校园里来回穿梭,要顾虑的事情实在太多。我需要保持优秀的成绩,让别人刮目相看顶礼膜拜;我需要对得起自己在学生会里的职务,既能使唤人又能和他们玩成一片;我要在恰当的时候报考托福或者雅思,以给自己的未来更多的选择;我要积极地申报创新项目,尽管我对创新创业狗屁不通;我要参加各种志愿者活动,以免资历过于单薄;我还要踊跃参与学校的第二课堂,以培养自己的领导经商协作能力。而且我不能说我在这些事情里找不到我,因为那样就会有人问你到底想要做什么。我不知道,我的“少女心”很脆弱,我只能默默怀想,却什么都不能为它做。

        当然,我清楚自己编故事的能力有限,所以写作的梦想必将被搁置一边。但我有无数个写作一般的梦想,它们是我少女心的滴滴点点。它们复苏的每一刻,我都会再被现实压垮一点点。我绞尽脑汁也做不出的数学题,讨论来讨论去也没有结果的创新课题,反复修改也不被采纳的感谢信,它们一边拷问我生活的意义一边拷打我敏感的自尊心。我在坐以待毙。在而今每个人都知道负能量不对的情况下坐以待毙。也许这些比想象中糟糕,也许它们比想象中更好。

        最近反复流传的那句:“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好像一瞬间点燃了全民的追梦之火。我们每个人的内心都有一种对现实以外的东西的渴求,总觉得如果不是现在这样事情肯定会变得更好。然而我,同样清楚世界那么大,我会出去走走。也许会像文章开头的那个姑娘一样,走出去了之后发现生活寡淡;也许会像现在的自己一样,走出去了之后发现自己乏味。不管是哪一种,我都宁愿在酷热难耐的天气里怀念从前,那个时候我会看好多好多的书,那个时候我有好多好多的话,那个时候我有人依靠有泪可流,那个时候我不那么渴望人脉朋友。那个时候我孑然一身,写着矫情造作的文字,梳着自己设计的搞怪发型,跋山涉水风风火火。

        那个时候我还不知道世界那么大,人会那么累。

作者  | 2015-4-17 20:39:49 | 阅读(74) |评论(3) | 阅读全文>>

人各有志

2015-3-4 1:13:40 阅读58 评论0 42015/03 Mar4

请点击查看影音文件...

        在寒风中冻得瑟瑟发抖,双脚冰凉。嘛,这种时候就会迫切希望有人拥抱有人安慰有人呵护。哪怕什么都不说也好,也就更能理解大家都希望有个依靠的内心了。
        上一次感觉眼睛哭肿了还是在深二模结束后,一路畅哭的感觉就是把人生中所有的不如意都回忆了一遍。现在倒是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双眼胀痛,涕泗横流的尴尬局面。我后来听老爸在电话里讲自己怎么和大学宿舍的老四打架,怎么在工地上骂不做事不听话游手好闲的人,觉得他还是用这种幽默诙谐的方式劝慰人来得更加深入人心一些。我有时候想,我就是自私一些,愿意生活在更好的人之中又有什么错?然后我就问我爸,你是不是觉得我“抛弃”她俩特别小心眼?我爸说当然不是。对啊,我千等万等等来了这么一句话。觉得人生真是艰深苦楚让人疼痛。
        我其实并不是大家眼里的老好人,但知道的人总这么说。也许是因为我擅长掩饰自己不好的一面,又或许仅仅是因为我傻到连连自我牺牲一犯再犯。我以前不是个那么需要朋友的人。怎么说?大概是因为年少轻狂,觉得孤僻高冷是个性,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就叫美丽。现在吗?我爸一年前看我在见面会上双唇发青浑身发抖地介绍自己,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差点没忧郁成疾。后来他说姑娘你要学会和人交往啊,要不你走上社会之后怎么办?于是我就特羡慕那些对别人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人,羡慕那些谈笑风生无所畏惧的人,羡慕别人广阔的人脉和轻盈的内心。然后我意识到了自己有多么需要朋友,你伤心的时候得有人倾诉吧?天天打长途总归有些败家;你做课题的时候需要有人组队吧?总不能一辈子单打独斗;你想出去逛街唱k看电影得有人陪吧?一个人吃一桶爆米花还是有些累。
        怎么交倒是个深邃的问题。我花了三年半的时间终于学会怎么和陌生人正常说话,先聊家乡,后聊天气。还有一段路就聊专业吧,对他的专业不了解就问问你选了什么体育?总有些认识的人熟悉的事夹杂其中。实在不行还可以问问你选了几门选修啊,名字分别是什么?有没有推荐的?这样说着还没到宿舍那我真替你感到悲哀。后面的我基本没辙了,但若是遇上健谈的人就好办了,他问一句,你慢悠悠地回答过了,然后再来一句你呢?话语权就拱手让人了。我从来不看如何与人聊天之类的总结推荐,自己倒也自成了一体。说话嘛,就是发发声,实在没话可说就中途拐个弯,说句不好意思我去拿个快递就结束了。
         可是我不知道后续。怎么从路人成为朋友,怎么等到敞开心扉的那一天来临。所以我开始慢慢了解,有些自以为的友情或者朋友真的什么都不算,顶多算一种关系,一种可能多年后就淡忘了的关联性。理所当然的事情包括分享你的努力,分享你的优秀,分享你的争分夺秒,分享你善意的内心。早上我看到一句话:“不要让友情成为你的负担”。当时觉得很对,所以我从某个小圈子里毫不犹豫地跳了出来,为了不让友情成为自己的负担。后来我又回去了,在寒风中打了一个小时电话,泪奔、嘶吼、小心地询问、赌气地自责,换来了19年来第二次双眼红肿。我才知道友情并不会成为谁的负担,人脉才会。不能丢弃的、不能拒绝的他人,经不起考验的情感,就像烂掉的水果,从苦涩的那一刻起就没人再记起它的甜蜜。
        我在这种时刻就会越发地讨厌自己。软弱的,不能决断,不能挑明的自己。朋友是什么,我当然懂。我身边有着一群这样的人,距离的远近并不会影响我们之间或深或浅的交流,季节的变更也不能遮掩我们共同的喜好。可是我既不能回忆起我们熟识的每个瞬间,也开始怀疑新的朋友出现的可能。我吃过的亏不算多,因为在交友方面还是非常保守。但尽管如此,我爸在教育我的时候所能够提炼的实例也不胜枚举。他后来跟我说,有些人是不值得交往的,而且这种人社会上很多。你今后要面对很多这样的“货色”。你不用学着一眼分辨出他们,你慢慢来就好。慢慢了解,慢慢舍弃,慢慢成为自己,慢慢学着不那么善良,然后接受这个世界上一切不公平的存在。我希望自己每个时刻都能从别人的角度看问题,但是我忘了自己并没有那么伟大。
        我也不知道未来有没有遇见一个在他面前不用那么装模作样的人的可能。我上大学以来放弃过一个叫做遇上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的奢望。我在学生会的群里说一句话,就可以让躁动的情绪终结一晚上;发一条求人帮助的朋友圈,能关机的人都关机了能打通的人也都占着线。我承认巧合的存在,承认偶然性,承认一切也不能承认自己不好。这个世界上有人求我念旁白,有人求我唱和声,有人求我在考试周里做小型讲课,有人求我带她飞,有人求我组队合作。可是我都不知道自己用这个“求”字对不对。因为每个人都那么理直气壮心安理得还有本事让我自己心里有愧。这个世界上有那么多需要我的人,却只有极少数明白我为什么双眼红肿浑身发抖。也许有一天,我会发现是我自己做的不够好,自己不够强,自己不够能撑起一片天。可是,就算那一天来临吧,就算真的有那么一天,我也不会责备我。我也要给她一个温柔的拥抱,让她尽自己的可能大哭一场。让她懂得,自私就自私吧,想要不在乎的时候不在乎太多就好。人生不是拿来用的,人也不是。
        人是拿来呵护和交流的,即使“人各有志”。
        

作者  | 2015-3-4 1:13:40 | 阅读(58) |评论(0) | 阅读全文>>

高三那年

2014-11-19 19:46:28 阅读54 评论1 192014/11 Nov19

  我脑海里总挥之不去高三那年某天中午,文科班永远的第一名——一个瘦弱娇美的女孩优雅地右手举着水杯,左手抱着地理书,步履稳健地带头冲向食堂的身影。她身后跟着的人群排山倒海地向我涌来,于是我自觉地让了路。
       这个不仅总分第一而且科科第一的姑娘,从来没有失去过他人的关注。我们每天都要例行公事地讨论她喝的14块一瓶的依云,讨论她高度近视却拒绝眼镜的原因,讨论她有着北大教授头衔的爸妈,讨论她在教室里娇滴滴地让人把空调关了的模样。每次无论大考小考之后,文科生自不用说,而连我们这些粗糙的理科生,关注的竟也是文科班的第一名还是不是那个面色苍白、永远带头冲向饭堂的小姑娘。
       我所有关于这个姑娘的消息都来自上铺的文科生。上铺和我情同手足,密不可分。整个高三,每逢大考考砸我们都要相伴去操场走上无数圈,大多时候是在勾勒一个以为能够自由闯荡的未来,或是批判这恼人的应试。她每次都能被不知从哪个方向飞来的足球砸中,无一幸免。有时候为了避免一星期五顿都是豆角肉沫,我们会选择校门口的双皮奶、豆花、或是便利店里的鱼丸当晚餐,并肩坐在操场外围的观众席上默默咀嚼。有一次我们正如往常一样酣畅淋漓地吃着豆花,却被我们班的同学逮了个正着,且以最快的速度在班上传了个遍。等我回到教室,几乎所有人开口后的第一句话都是‘你和那谁谁谁去吃豆花啦?“
       当然,每次走完操场她都能心情舒畅,继续前行。而我即使依旧痛苦难捱、心有郁结,也不会开口。于是一年来我们相安无事,各取所需。时至今日,我们之间的谈话,描绘过的宏伟理想,有过的美好计划,竟不如豆花的味道来得真切。
       开学初我们校门口的小摊小贩如雨后春笋,品种多样,此起彼伏。我和同桌常常在放学后买个手抓饼,加点鸡蛋,再点一杯温热的奶茶,便以此为人生一大幸事。在这放学后的美食探索中,我还邂逅了人生第一份章鱼小丸子,烫得满嘴是泡。印象最深的是门口的片皮鸭,肉肥汁浓,回味无穷。
       当时我们一致以为,别的女孩儿的八卦多是谁喜欢谁这类的琐事,她的八卦却是今日瓜果蔬菜的价格浮动。作为采购部总监的女儿,她对于各类水果如数家珍。托她父亲的福,我们每个晚自习的课间都浸润在丰富的维C之中无法自拔,身心沉醉。临近高考的时候,我们有一次趴在走廊的栏杆上看远方的天空,她跟我说,能上清北的都是极努力之人,而她只希望自己做到自己的最好。我那个时候的惆怅和无奈,现在想来,真真多了些宿命的味道。
        寝室里被我唤作小弟的女孩,常常和我一起用泡面草草解决中餐。这似乎是我们从高一起就颠扑不破的关系。这种感觉,就是多年后,你看见桶装的泡面和青涩的橘子,便会想起她爱照顾人的习惯和永远闪耀的母性光辉。我有时为了自己,在给她讲题时常常显得不屑一顾漫不经心,也会引来她的抱怨不满。可是那个时候,让我没有那么多精力顾及他人的或许不是我的能力,而是我的焦虑。
        我们每周五下午都会考一次理综,考得焦头烂额眉目黯然。那之后我们俩就会跑到门口的沙县点一份炒米粉,或是到对面黏糊糊的餐厅点一份湿炒牛河,互相诉说可能互不理解的糟糕程度。吃完饭散步回来,我们会在教室后面踢毽子,直到自习铃声打响。这之间会有各种水平的人加入,尽管我俩常常属于最低水平,但若不是我们,这毽子也就在这一年里,失了它真正的用途。
        某个周五的下午,我疾步走回寝室准备收拾行李回家,就看见高二时的物理老师叫住了一个他们班的女孩儿,说”我果然没有看错你,继续努力啊“。多年后这个场景仍然常出现在我的梦境之中。那个女孩曾经跟我说过,她是后程发力的类型。初三时也是突飞猛进考进了这所省重点,她那个时候郑重其事地让我相信自己的潜力,不要放弃任何微不足道的可能性。
        我无话可说,在那一瞬间,我才发现自己从来没让谁看对过。我最有让人升上天堂又跌入地狱的能力。高三快接近尾声的时候,班主任曾经气急败坏地在教室里对我大骂:”你这样怎么考清华北大!“他终于由放任自流变成暴跳如雷。而我除了汹涌地流泪之外真的无能为力。那个时候我早就放弃了所谓的清北,所谓的可能性,所谓的极度努力。只求自己在看见任何一张卷子的时候不再不由自主地落下眼泪。
         那个永远的第一名,裸分上虽然和北大差了一分,却还是靠保送资格上了北大。大学的她戴上了眼睛,依旧温婉白皙。那次的文科第一是之前永远的第二名,报纸上还登过她和四个肤白貌美的亲姐姐的合影。我无话不说的上铺,去了一所虽然很好却偏重理工科的学校,终于也开始了对理想的试探和对未来的规划。我只知道八卦水果蔬菜的同桌,因为几分和她心仪的大学失之交臂,却也在另一个城市活得风生水起。我名义上的小弟,带着自己不满意的成绩学了药,找了个体贴的男朋友,为了自己默默努力。那个没有被看错的女孩子,最后还是没有考出她最好的成绩,但这丝毫不影响她所能展现的短期爆发力。而我,在这个不算差的大学里郁郁寡欢了许久之后,还是选择了接纳它并且理解自己。毕竟,一想到要在这里度过的岁月,我就不可能不产生一些无法抽离的感情。
          我在高考之前,就看过无数“高考的美在于阴差阳错”的例子,且不为所动。这些短暂的无奈和未知的结局,在大多数人看来,性质都更类似于玩笑甚或嘲讽。可是你就是你,这就是你的人生。失望也罢,觉得努力付诸了东流也好;羡慕别人也罢,接受自己也好,。既然有达到了自己预期的人,就会有觉得自己应该更好的人。这漫漫人生路上,所谓的转折点其实都没什么道理。多年以后你回头看看,以为那是自己的故事,其实也是别人的故事。

作者  | 2014-11-19 19:46:28 | 阅读(54) |评论(1)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日志评论
评论列表加载中...
 
 
 
 
 

日历

 
 
模块内容加载中...
 
 
 
 
 
 
 
 
博友列表加载中...
 
 
 
 
 

天气

 
 
模块内容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注册 登录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