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梦里出现的人

醒来时就该去见他

 
 
 

日志

 
 

柯南情结  

2012-05-05 20:38:3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是向来不用时光荏苒白驹过隙这样充满文人气的词语的。

           那样未免显得太过于感伤了。

           可是某一天突然看了一篇有关柯南同学的吐槽文,第二天还因为向同学转述其内容而趴在地上狂笑不止。站起来的时候我才恍惚地意识到自己已经高二很久了。

            久到不敢想象究竟有多远了。

            久到需要一个狼狈至此的契机才开始想要慢慢发掘,我们曾经的那段岁月、

            最开始认识柯南的时候是怎样的年纪呢?大抵是和普通的羊角辫小姑娘一样目不转睛地瞪着电视屏幕的模样。那个时候我用学校发的练习本抄了满满一本子主题曲的歌词。因为是对着电视机一字一句的摘抄,总是好几天才能完成不怎么出彩的一首。那些由于年幼的偏执感而日复一日的执笔,便是那个时候我最引以为豪的成就感了。想着终有一天会把那些乱七八糟的草稿誊出来放在我精美的笔记本上瞻仰的,只可惜那样的日子是再也等不到了。

            它们很干脆地不见了,在经历了两次失而复得的漫长岁月之后终究还是不见了。就像明白终有一天会被抛弃一样,把那些过往的时光一并埋葬了。我不难过,只是委屈,为一些不知名的既想不起努力也忆不起满足的情怀里。

            还有一次,我生平第一次在学校对面的小卖部买的东西是一张大版的一块钱的柯南的贴纸,非常宝贝。却被什么都不懂的小表妹通通扯下来贴在了屋子里个个看见看不见的角落。我哭着让她赔,姨爸则还是一副看小孩子小闹的表情又给了我一块钱让我去买新的。等我攥着那一块钱到小卖部问有没有柯南的贴纸的时候,老板娘笑嘻嘻地看着我说柯南现在早就过时啦,我这里有更多最新的动画贴纸哦。我就那样愣愣地站了一会儿,于是便挑了另一份类似美少女一样的贴纸悻悻地离去了。

             现在回想起来,我才明白那一小会儿固执地站立只是因为觉得自己受了很重的伤害。或许从表妹动手的那一刻起我就已经在失去了。但是大人们不懂,他们总以为小孩子是容易满足的,容易满足并且没有什么浑厚的情感。可是我没有办法解释自己所记得的这些,在所有空白的往昔中闪烁的这些话语和事件。直到现在,就像我永远走在学生们流行的最后沿,每当那些新鲜铺卷而来的时刻,我总是马不停蹄地后退。可是后面,似乎也没有什么可依靠的了。

            初中的时候有一次和同学说起柯南,对方竟然戏谑地问我喜欢柯南其实只是为了和他比智商吧?我很激动地申辩不是的,但是我说不上为什么。那个时候我还是一个上学期间以看柯南会心疼为借口绝对不看的家伙。很矫情吧?后来的某个暑假里,意外地发现了柯南里一处非常明显的破绽,从此再也没有看过他。那是真真正正和喜欢柯南的自己剥离的时刻。

            随着那样的漏洞一样一触即发的有许多年少的情感。曾经的我觉得高二时多么深不可测的年龄啊。远的就像死亡一样无法想象。可是这些年里,我看过了死亡,历经了高二,收获了很多不可想象和无法预知的成长。只是工藤却还是和那么多年前电视机里的柯南一样,踩着滑板,戴着领结,任凭着呼唤,始终不以我一样大人的姿态出现。

            想来不觉有些悲凉。母亲很早以前曾经说过总有一天你不再专注于动画和每天几个小时的描摹的。我就像回答那个有关是不是为了比智商的问题一样很激动地申辩,觉得自己一定能够守住这样单纯的美好的。可是多年以后我才发现,越是没有把持住的希望的情感,越喜欢自欺欺人地给i自己一个落脚点。于是我就像陷入了某种魔咒一般不受控制地让母亲的话得以应验。大人们到底是有多容易看穿他们的孩子啊。那些有关柯南的感情仿佛从来没有发生过一般,我穿梭在一成不变偶尔波澜的生活里,很简单地失去了兴趣,失去了爱。

             但可怕的一点是我不觉得可怕。我始终觉得这意味着一种成熟但并不完全的成长。我在迈向另一个颇具形态的领域,充满了真实的污垢和扭曲的善良。我不再轻易说出热爱这样的字眼。现在的我没有了那些像过去的自己一样一个下午尽情看动画的逸致了,然而我唯一不敢忘怀的就是奈尔近乎执拗的感觉,那种恨不得全世界都知道我喜欢他的高调情怀。

             我开始渐渐意识到,那些所谓的喜欢啊,爱啊,或许就是孩子们最真实的幻想。毫无征兆,也毫无保留的。只是一心一意的想要维系从自我衍射出来的纯粹不堪一击的感伤。直到那个吵吵嚷嚷着自己可以一辈子陶醉于虚幻的宝贝从梦里醒来了,看见了这些不可避免的选择的时刻,她便会明白什么是正确的取舍。她不可能再那样安逸地保留一些信誓旦旦的热爱了,可是至少,让那些残破的碎片占据她记忆的一角吧。

             小小的一角就足够了。至少那里,仍然维持着她最本真的摸样,不接受背叛,也不承载绝望的。

  评论这张
 
阅读(8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