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梦里出现的人

醒来时就该去见他

 
 
 

日志

 
 

不。不不。不不不。——《宠儿》  

2011-05-14 20:33:5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比起塞丝,我更喜欢叫你露。

         你猜为什么,露?

         露,你的爱太浓了。保罗D这么说。因为他不敢爱。他不停地逃跑再不停地被捕捉,所以他不敢太用力地爱。即使是一小片月光也不行。但是你居然想要去爱一个孩子。爱很多的孩子。这是一种罪过,露。听我说,露。这是一种罪过。非常致命的罪过。所以你割破了她的喉咙,用锯子拉开了她的喉咙。然后回忆那二十八天,日日夜夜。从她透明的口水到她油腻的鲜血。如果不是那顶鲜艳的帽子,如果没有那些将人用动物属性归纳的人,她可以活得更长久。但是她的肤色决定了她不能。她的母亲更加直接地决定了她不能。因为她要重复你的路,所以你觉得她不能。

         为什么,露?

        但是我无法接受,就像最后艾拉也无法接受了一样。这是一种侵犯。她在124里闹鬼可以不算。她爱她的楼梯,惨白得像鬼一般的楼梯。她爬它的时候不算。她赶走了你的儿子的事不算,保罗D赶走了她的事也不算。她让丹芙失去听觉的事还是不算。她让贝比奶奶一个劲儿地琢磨颜色的事儿也不算。但是后来呢?她凭什么找回你的脸?她凭什么愤怒成那样儿?她凭什么回来?她凭什么要你的微笑和打招呼?她凭什么不会和那些地狱里千千万万的鬼魂一样去安息?她凭什么从水里出来搅乱你的生活?她凭什么不长久地注视丹芙?她凭什么引诱保罗D?她凭什么不停地吃甜食?她凭什么不断地要求你偿还?

        仅仅是因为,你愿意?

        因为你欠了她什么么?还是因为你剥夺了她的生命?但是她的命难道不是来源于你?为什么她让我觉得她只是她自己的?为什么她不掉进地狱里去?为什么你要心甘情愿?接受她的到来,喂她奶水,小心翼翼地经营她的幸福?为什么把丹芙排除在外?你给她的还不够多了么?你让丹芙一个人面对两个疯子而不得不去为家人谋生路?那个从前没有迈出过院子一步的丹芙?那个斯坦普细细呵护着的丹芙?那个没有了爸爸,没有了奶奶,没有了两个哥哥的孤单的丹芙?那个害怕失去你失去宠儿的丹芙?到底为什么?就因为你杀了宠儿而不是丹芙,所以你就自作主张地把她们分割开了?这样的爱,是太浓了,还是沉浸在一种无法自拔的错误里了?

         对不起,宠儿。我不是在责备你。但是没有人理应承担这个。没有人想象过一个小小的婴儿会有多大的愤怒。对,她没有看你一眼,没有朝你微笑,但是她没有放开你。她的眼睛没有白,麻木到空洞。她不愿意放开你。但是她要让你到一个安全的地方去。她为了在你的墓碑上刻上“亲爱的宠儿”而卖身。她为你受的苦难和屈辱还不够吗?她为你赶葡萄树下的蚊子。你的嘴里塞满了黑色的莓子。她比任何时候都爱你。但是,你是那个值得用浓郁的化不开的爱去爱的宠儿了么?你告诉我,你是么?久久注视着她的你,掐着她的脖子然后亲吻她的你,你告诉我你是么?

          露,那是一棵树,一棵苦樱桃树,在你的背上肆意地蔓延。露,那是宠儿种下的树。露,那是丑恶的白人种下的树。但现在它是你的了。露,你说爱弥有没有找到她的天鹅绒?露,她把那些锻铁一样的伤痕定义成一棵树。苦樱桃,却只让我觉得甜美。露,是不是你遇见每个白人就要往上扑?露,他们凭什么笑话你?在教堂门前?在一个被你赶出124号的男人的身上?是不是生活永远要这样,被周而复始的践踏和短暂地辉煌填满?所以你选择了骄傲,选择一种不被认可的骄傲。你们同样是黑鬼,凭什么你可以骄傲?你以为自己算什么?

         露,黑尔看见了,但是他什么也不能做。他用牛油涂满了脸颊,那让我恶心地得想吐。保罗D又是什么?“甜蜜之家”的“同事”?被你信任然后又因为那种强烈的震撼而脱逃的失败者?贝比呢?所谓圣心和道义,到最后她碰也碰不得任何的红色。她被自己的孩子赎出来,却像所有的黑鬼一样无法饶恕。她不知道该赞同还是谴责。你还不明白么?你的爱太浓了。可是这个宠儿已经不是那个宠儿了。你失去她很久了。那个婴儿没有这么大,没有这么爱复仇。她只是喜欢白色的楼梯而已啊。她不是那个婴儿,那个婴儿理应理解 的不是吗?可是她不理解,她不是悲哀伤,是邪恶。是真真正正的小鬼一样的邪恶。而不是你的宠儿。

        你怎么会允许这是你的宠儿?你会把自己搞垮的。你到底还有什么没给过?你浮肿的双脚没有告诉你么?不要像圣贝比一样好不好?你们被爱缠住了,你们本该小心翼翼地爱的。不要重复圣贝比的路好不好?她在找无害的东西。你们都在找。但是一个黑鬼,没人知道他该受多少罪。圣贝比被白人搞垮了,但是你不能。你们要有明天,否则逃出来就没有意义了。否则割破了她的喉咙就没有意义了。否则像债务一样地奉献爱就没有意义了。否则你就没有意义了。否则——她的归来然后爆炸,也就同样没有意义了。

        露,总有人会挺过来的。如果说死就是安全,那么就更要好好活着了。我知道这是由不得你的,但是,肤色无法改变。奴隶制的废除是一种进步,但那只是白人的进步。被他们彻底玷污的黑鬼毫无去处。不。不不。不不不。对不起,虽然只有不,但是我不屈服。全放下,放下剑和盾,这样的斗争毫无意义。溃败,一山的黑人坍塌了。

        你听见了么?放下剑和盾。因为没有人知道什么叫做对错。他们不懂,你们也不懂。不。不不。不不不。就算一直这样喊着不,也无法改变什么。受到奴役和压迫。这是弱者生活的一部分。我们的这个世界太大了,所以总有人要经受这个。偏见。歧视。鞭打。制裁。像玩具或是丑恶的母狗一样被耍弄。拒绝没有用。抗议没有用。总有人被凌弱。总有人被推倒。总有人必须小心翼翼地去爱。但是你的爱太浓了。浓到人们惊愕,怎么办?为什么?我们什么都不能做,但是——为什么?为什么我们什么都不能做?我们要看见多少人呗被伤害才罢休?我们要警告自己多少次才罢手?我们,有什么资格这样心安理得地活?就因为我们的颜色?就因为我们被白天还是黑夜眷顾得更多?

       我不明白。真的不明白。

      “甜蜜之家”。贝比奶奶唯一留下的最小的孩子。母亲给塞丝看她身上的胎记。她告诉她你要记得我。被抢走的奶水。搅油机。说英语的西克索。大叫着万岁大笑着呗被烧死的西克索。加纳夫妇。“学校老师”和他的学生。保罗A的脸。保罗F的不知所踪。保罗D的价格。124号。苦樱桃树。割破女婴的喉咙。圣贝比无法评定的对错。车轨上的儿子。能够让人全盘托出的男人。墓碑上“亲爱的宠儿”。失去的男人的脸。消失的红心。蓝色黄色再到粉红。忘却,隔绝。宠儿。你是我的。你是我的。不。不不。不不不。

        晦涩的苦痛和沉重。

       命运从来不回应谁的不。它不在乎这个。生存和死亡。它都不在乎。

       可是保罗说对了。塞丝。宠儿不是你最珍贵的。你才是最珍贵的。活着的。不屈服的。给予爱的。毁灭一切可能性的。那才是最珍贵的。

       你懂么,露?

  评论这张
 
阅读(5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