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梦里出现的人

醒来时就该去见他

 
 
 

日志

 
 

好久不见  

2011-03-19 20:04:3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星期五,回家的路上。

         “操悦!”有人喊道。

         此时的我,拖着还未卸下的满身疲惫,走在熟悉的花园里。踢踏着拖拉的步子,嘴里不停地抱怨着因为书包的重量而引起的双肩的疼痛。

          “好久不见!”

          小男孩不停地挥舞着双手,一脸灿烂地对我笑。身后的同伴,怯生生地瞅了我一眼,又急急地收回目光。

          “恩,是啊,好久不见!”我站在马路的这端,却腾不出手来挥动。他却仍像两年前一样,一直一直露出洁白的牙齿,直到,我们各自消失在对方的视线里。

            我记得他的眸,他的音,他响亮的笑容。却直到今天,仍然记不起他的名。

            明明,两年前的那些记忆,还那样清晰如昨。但是,那些被时空阻隔的记忆里,却始终没有他小小的名字,来代替一些微不足道的,对我赞美的细节。

            我初二的时候,他大概一年级。小小的个头,还有被我戏称为小沈阳的面容。坐同一辆校车,住同一个花园。总是被车上的大男孩欺负着,噙着眼泪想要反抗却又无可奈何。顺从地让我拉着他的书包带过马路。和他姐姐一起站在马路边等着校车的到来。习惯于和我一直说再见直到他家的大门合上。因为我偶然的一次跆拳道表演对我佩服地五体投地,帮我到处宣传炫耀。做一切一个孩子能做的。认真地说很多让我收他为徒的话,乐此不疲。

             后来的后来,我不再坐校车去学校,他和姐姐也开始由父亲接送。于是我,总会在空荡荡的没有一个人的车站里,听见他坐在疾驶的摩托上用尽全力地喊我的名字,然后笑着回应。

             可是,若是今天没有遇见他的身影,或许,我就再也不会想起,自己的生命里,曾经出现过这样一个小小的大喊大叫的孩子,从来不叫我姐姐,而是像所有的朋友一样,喊我操悦。

             在孩子的世界里,朋友究竟是什么,我怎么也弄不清。我只知道,对于他们来说,朋友不是要保持距离,不是要斤斤计较,不是要互相埋怨。他们对于他们,不会是像我们慢慢过渡的世界里的伪善者,勾心斗角,不分东西。朋友大概,仅仅是那种,可以偶尔相遇,说些好久不见的话语的人罢了。

             对于一个年幼的孩子来说,他们或许很愿意,记住一些对他们来说觉得重要的人的面容和名字,而不去在乎,他们对于这个人来说是否足够重要,或是完全渺小到连名字都记不清。他们觉得重要的,觉得他们不重要。那些你觉得重要的,是不是也会觉得你不重要呢?像《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里的作家先生一样啊,对门的女学生,徘徊在街道边的美丽少女,夜总会里遇见的漂亮女人,所有的影像重叠在一起,却怎么也分不清。

            又或许,仅仅是我多心了,这些孩子,大概习惯于记得每一个路过他们生命的人的名字,即使事在一些擦肩而过的瞬间。他们只是害怕,会在下一次相遇的瞬间,像现在的我们一样,僵持着容颜,无法有所想念。

            若是这样,就太好了呢。至少不至于,记得一个不值得的人。带着那种不被想念的思念,度过这些飘渺的岁月。

            我只是会默默地想着,这个还未有太大变化的男孩,会不会在之后那些看不见我了的跆拳道表演里,觉得索然无味。或者在路过那些真正空旷地不剩一个人的车站时,想要在那些狂乱的风里,找寻那些我答应过的,会做他的师父的誓言。

            我不知道是不是每个人都和我一样。走在密密麻麻的人群里,踮着脚尖躲藏。认识一个人,然后说再见。说完再见,却再也不见。我同样不知道,是不是这个世界上的每个人都如此地健忘,在更加宽阔而辉煌的舞台上,在异国他乡的布景里,忘记曾经,那些对于自己来说,可能真的毫不重要的时光。

            我只是希望,我们能够在这些千篇一律、大同小异的人群里,获取一种自我的光芒。将那些琐碎的细小的捉摸不透的片刻悄悄地积攒,汇聚成记忆里零星半点的星光。无论你所记得的这个人,对你来说是否有用,是否也和你努力地记得他一般地记得了你。最起码,你会知道,有谁在你的生命力小小地出现过。再次遇见的时候,你可以在他困惑或是迷惘的眼神里,微笑着打招呼。哪怕只是,好久不见的寒暄。

           现在的我不知道,两年后,四年后,甚至是八年后的某天,我还能不能和这个小小的孩子在同样的地点碰见。他还能否在这样模糊不清的天气里,准确地认出我的脸,大叫着好久不见。我又会不会像今天的我一般,因为那些记不起的姓名和灿烂的笑容,而隐隐作痛,却又不胜感激地回答着,好久不见。

           “嘿,操悦,好久不见!”

            “恩,是啊,好久不见!”

             真的,好久不见。

          

  评论这张
 
阅读(42)|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