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梦里出现的人

醒来时就该去见他

 
 
 

日志

 
 

一个人要像一支队伍——《mary and max》  

2012-01-15 22:11:4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The reason i forgive you is because you are not perfect.
  You are imperfect,and so am i.
  All humans are imperfect,even the man outside my apartment who litters.
  When i was young,i wanted to be anybody but myself.
  Dr Bernard Hazelhof said if i was on a desert island then i would have to get used to my own company – just me and the coconuts.
  He said i would have to accept myself,my warts and all,and that we don’t get to choose our warts.
  They are a part of us and we have to live with them.
  We can,however,choose our friends and i glad i have chosen you.
  Dr Bernard Hazelhof also said the everyone’s lives and like a very long sidewalk.
  Some are well paved.
  Others,like mine,have cracks,banana skins and cigarette butts.
  Your sidewalk is like mine but probably not as many cracks.
  Hopefully,one day our sidewalks will meet and we can share a can of condensed milk.
  You are my best friend.
  You are my only friend.
  
  我原谅你是因为你不是完人,你并非完美而我一样,人无完人,即便是那些在门外乱扔杂物的人。
  我年轻时想变成除了自己以外的任何一个人,伯纳德哈斯豪夫医生说,如果我在一个孤岛上,那么我就要适应一个人生活,只有椰子和我。
  他说我必须要接受我自己,我的缺点和我的全部。
  我们无法选择自己的缺点,它们也是我们的一部分,我们必须适应它们,然而我们能选择我们的朋友,我很高兴选择了你。
  伯纳德哈斯豪夫医生还说,每个人的人生就是一条很长的人行道,有的很平坦,而有的像我一样,有裂缝香蕉皮和烟头,你的人行道和我的差不多,但是没有我的这么多裂缝。
  有朝一日,希望你我的人行道会相交在一起,到时候我们可以分享一罐炼乳。
  你是我最好的朋友。
  你是我唯一的朋友。

 

      这是《mary and max》的结尾max写mary的回信。直到这里我才开始慢慢地打湿眼眶。直到两条人行道相交的那一刻。

      “年轻的时候我想变成任何一个人除了我自己。”

     这样的话语对于每一个孤独的人来说都一样。有些东西我们无法选择。就像我天生无法和陌生人好好对话,天生在一大堆人地面前说话声音比蚊子还小,天生慢人半拍,天生在一大堆必要地人际交往中损耗能量。

     我们都不完美。这个世界上不是所有人都能够了解并认可另一个人的行为。有时候我们不快乐,不是因为我们没有朋友没人交往,而是因为我们很久都没有一个从未见过面却可以拼命交心的朋友,可以讲诉我们的害怕和悲伤。可以不必一个人,永远一个人,用尽一切颓然的方式,写字,昏睡,小心翼翼地挤出两滴泪,才能平抚那些跳跃的伤悲。

     mwry第二次给max写信的时候,写着写着流出了泪。我能够感觉到那样粘稠的香味。我最没有办法忍受的就是孤独的泪水。这个世界这么大,人却渺小得如此悲哀。一个小小的胎记,一张努力的笑脸,一个空虚的家庭。我们明明想要的那么少,得到的却仍然微乎其微。人的一声或许是一次和这个世界的抗争,只是大多数人都不得已以失败告终。带着某种可耻的孤独活着。

    后来mary似乎走上了一种辉煌。那个空虚的家庭没有了,她喜欢的人牵起了她的手,大学里的研究也让她变得越来越出众。一切都那样顺理成章,而max却让她不知所措。不知所措地走上了母亲的道路。听棒球赛,然后喝得烂醉。于是光明又离开了。因为不完美,因为无法了解的感受,因为真正地在爱着一个朋友,比爱自己都爱的一个朋友。

    或许我们每个人都有像max这样的一块心病吧。缺少了他,谁都不好过。也许从出生开始我们要经过好久好久,才能遇见一个真正高兴能够选择了她的朋友。我们一直在等待这样一个奇妙的时刻,因为没有人愿意孤独地活。max是一个缩影,一个同样孤独甚至疯癫的缩影。他很艰难地活在这个世界上,不断地受到惊吓,始终维持着一种不稳定的神经。他不懂爱,可是他真的不懂爱么?我不知道。

    mary对于max或是max对于mary而言,或许都是一个经由分裂的不那么完美的自己的一部分。唯一的区别大概就像max说的一样,mary的人行道上没有那么多的裂缝。她还可以为一种未来去奋斗,去体会人这种无法捉摸的生物,去尝试着与人交往,去告诉另一个人其实他并不孤独。除此之外,他们承载了一个人两种不同的缺点,不理解他人的感受,不能了解爱的真正内涵。

     他们那么像,所以可以共同分享一罐炼乳。可是这个世界上有那么多孤独得不能自已的人们,却很少有谁能够和谁分享一罐炼乳。他们走啊走,走在自己人生的人行道上,却没有那么多相遇的愿望。他们缺乏安全感,渴望被保护,却又没有办法迈出第一步,就像mary不顾一切地写信不顾一切地堕落的第一步。有的时候我觉得孤独是经由选择的。是的,就算它像一种恼人的病症一般选择过我们好了,之后的那些满是裂缝的道路,满是香蕉皮和肮脏的酒味的道路,明明都是你自己给你自己的吧?

     我会突然地想起很多事。可是mary and max并没有让我如此痛苦。很多人看完之后告诉我说他们哭得稀里哗啦的。可是感情泛滥的我没有。那种有人可以写信的孤独不是真正的孤独。不是。有时候我渴望告诉谁我很悲伤,有的时候我希望自己能为了一个人死去活来。有的时候我希望自己不要那么多余那么让自己讨厌。孤独是一种病,至少对我来说,是很严重的病症。孤独到甚至找不到谁来诉苦。很多时候我愿意幻想一个人,然后不停地对他说话,想象他的回答。嗨,mary,那才是真正的孤独吧。就像你,在和max相遇之前一样的,能够凝结成粘稠泪滴的孤独。

     可是不置可否的,我喜欢这部电影和最后的那封信。“年轻的时候我渴望变成任何一个人除了我自己”。那是我们孤独的座右铭吧。这么大的世界,你却渺小的只有一个,满目苍夷的一个。可是不管怎么说,还是愿意热爱着这样的生活,将那样随便给一个陌生的人写信的事情,看作是一种勇敢的举动。

  评论这张
 
阅读(107)|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