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梦里出现的人

醒来时就该去见他

 
 
 

日志

 
 

我想念你  

2010-06-27 14:08:4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妈问起你,抱歉,老师,我又那样哭了。哭得一塌糊涂。

        我始终记得那天得知你去世的消息的时候,我就那样手足无措起来。不可能吧,不可能吧,那个时候我那样对自己说,却又努力让自己接受。而直到现在,在我颤抖着写这些文字的时刻,我仍旧无法相信你已经去到另一个不一样的世界,去得那般仓促。然后我瞒了那么久,这样的事,让我怎样才有勇气不哭着说出口?

         我知道你的身体不好的。那个时候我坐在讲台底下,看见你那样辛苦地走进来,又出去。你总是扶着你的腰,一步一步深浅不一地走。我在想,那个时候的我,或是其他的谁,若是努力地去扶你一把,帮你一下,也会让你好受些的吧。但我们什么也未做,我们看着你每日每日这样痛苦地走,错失一个又一个,表现的机会,和让你高兴的机会。

          我想起你的字,你总是那样大方地将一个又一个的字写错,引来我们一阵笑声。我们总说你的字难看,你不反驳,只是羞涩。你那么努力地做你能做的一切,你想做的一切。只是,那样寒碜的字迹,我怕是,再无法从谁那儿看见第二次了。

           我总记得你说的话。那个时候,整个初三(14)班像是振作不起来了一般,颓废得不成样子。班长常常因双腿的疼痛和我们的吵闹摔倒和大哭。我过着这样惊恐的生活,然后听见你说,再这样下去,我们一定会尝到苦头。你说总有一天我们会后悔的,为自己初三所犯下的这点蠢事。我就那样愣住了。我知道,那样的时期,将我们从低迷总拯救出来的,是你。而这样的拯救,其他的谁,是一定办不到的。一定,办不到。

           我想起你说自己做血涂片实验的过程。你们班的女生怕疼,而你又一不小心扎了自己一个大口子,于是她们便毫不客气地借用了你的血。我始终记得你脸上回忆往事的自豪和美好。你一定用无数无法割舍的回忆吧,正如现在的我们一般。我无法获知,这样短暂的生命对你来说,是否已知足。

           你和我说过两次话,就两次,让我记得如此清楚。第一次你让我不要一边预习书本一边做题目。第二次你让我平时考试做选择题的时候不要所有的答案都权衡过再做选择,否则后面的时间会不够。我记得你用手扶着我桌角的模样,那么吃力。我记得你说话的声音,响亮中透着隐隐的微弱。或许,我该多跟你说说话的。不过,那都是,从前的假设了。

           寒假的时候我们去看你。你还是那样吃力地在窄小的病房里行走。你说打针打得手都麻了,于是不停地张开手掌又抓拢。我在想,或许你不仅是在活动酸胀的双手,更重要的,你想抓住什么吧?比如说,像阳光一样的希望,而不是白色的无助。然后你给了我们一个胜利的手势,你骄傲而富足地微笑,你说会来看望毕业的我们。

           但是,原来啊,老师也可以说话不算数的。

          死亡什么的,到底是什么啊。我听见有人向我描述你那个时候的样子,仍旧是睡着了一般的安详。我怕我看见了会哭,但你,一定是不喜欢谁哭的。这或许,是一种解脱,是一种命运的驱使。我不敢想象的,你却那样自然地呈现给我。生与死,简单地只有两个字,却又复杂到,让我用一生都读不懂。

            我努力让自己觉得你还在,还会在某个课堂里神气活现地出现。死亡这样一个抽象的感念,让我变得如此脆弱,同样让我体会到生命和时间的残酷。我伸出手,想抓住你的什么,却空空荡荡地哭,什么也无法挽留。我没办法忘记你的吧,老师。你给我这样的事实,又想要我,以怎样的面貌去接受?

            我会努力,学着不哭。

            我想念你,

            老师。

            我想念你啊。

            老师。。

  评论这张
 
阅读(50)|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