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梦里出现的人

醒来时就该去见他

 
 
 

日志

 
 

为你,千千万万遍——《追风筝的人》  

2008-09-14 20:14:3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爸爸为我十三岁的生日腌制羊肉。索拉雅和我初尝云雨,太阳从东边升起,我们耳里仍有婚礼音乐的袅袅余音,她涂了指甲花的手和我十指相扣。爸爸带我和哈桑到贾拉拉把特的草莓地——主人告诉我们,只要买四公斤,我们就可随意大吃,最后我们两个撑得肚子发痛。哈桑的血从臀部的裤子滴下来,滴在雪地上,看上去那么暗,几乎是黑色的。‘血缘是最重要的,我的孩子。’雅米拉阿姨拍拍索拉雅的膝盖说,‘只有真主最清楚,也许事情不是这样的。’睡在爸爸房子的屋顶上。爸爸说唯一的罪行是盗窃。‘当你说谎,你偷走了人们知道真相的权利。’拉辛汗在电话里,告诉我那儿有条再次成为好人的路。‘一条再次成为好人的路……’”

         哈桑,那个有着一头棕色直发和兔唇的哈扎拉男孩,他第一句会说的话是——“阿米尔。”那个他永远不会背叛的人的名字。他一遍一遍地为他的阿米尔少爷追那只被人们视作是荣誉的风筝。他是整个瓦兹尔.阿克巴.汗区最棒的追风筝的人,人们都说他追着风筝的影子。但是只有阿米尔知道,哈桑不是在追什么风筝的影子,他只是知道罢了,知道风筝会往哪儿飞。哈桑清清楚楚地对阿米尔说:“为你,千千万万遍。”

    但是,就在哪个阿米尔赢得了风筝比赛、哈桑去追风筝的夜晚,阿塞夫实现了他的报复,对哈桑的报复。阿米尔你不是看见了小巷里面的一切了吗?你不记得阿里说过吃同一个胸脯的奶水长大的人就是兄弟吗?你不记得哈桑为了你做过的那么多的事情了吗?你不记得那树干上的字了吗?“阿米尔和哈桑,喀布尔的苏丹。”阿米尔还是离开了,他做出了自己的选择,因为他知道自己根本无法像以往哈桑为他挺身而出的时候一样——他根本就无法接受一切可能发生在他身上的后果。他带着满身的罪孽和哈桑的鲜血,看着雪地上暗黑色的血迹,若无其事地问哈桑去了哪里。我知道,这将是一辈子都无法弥补的错误。

    阿米尔无数次地向哈桑扔去石榴,鲜红的石榴汁溅满了那个哈扎拉男孩。哈桑还是那副逆来顺受的表情,但这次是对他一直认为是最好的朋友的阿米尔。他拿起一个石榴磨碎在脑袋上,他说,你满意了吗?你觉得好受了吧?阿米尔又该怎么办呢?他想用自己的方式激怒哈桑,让自己好受些。但是他对不起的那个人是哈桑呀!他又怎么可能这样轻易地为自己赎罪呢?

    只有一个人能留下来。

    阿米尔把他十三岁生日的那块手表和那那一叠钞票放在了哈桑的枕头底下。他看着爸爸审问哈桑,他也知道爸爸有多疼爱哈桑,只要他说一个“不”字,阿米尔的谎言就会被拆穿。但是他是哈桑呀!他怎么会说“不”呢?哈桑走的那天爸爸哭了,那是阿米尔第一次看见爸爸流泪。阿米尔最后一次看见哈桑,那片雨水中的哈桑,那样暗淡空洞的眼神。还有那些哈桑一样也没带走的玩具——像阿米尔的那些生日礼物一样——堆积在他那间四壁萧然的屋子的屋角。

    这么可以这样?我始终不明白,为什么非要一直错下去不可呢?为什么哈桑要承认呢?他一点错也没有呀!阿米尔说他从来没有把哈桑当作是朋友。我不信,就是因为哈桑只是他的仆人,只是那些在阿富汗人里最卑贱的哈扎拉人,他就可以不承认那种一辈子也无法割舍的友谊吗?为什么?曾经的那些种族歧视为什么要强加在孩子的身上呢?为什么什么错也没有的他们一定要接受历史的制裁呢?

    在美国的那段日子里,阿米尔甚至快要忘记了那段令人疼痛的回忆和那个嘴巴是有一条淡淡的伤痕的男孩了。但是拉辛汗的那通电话使他知道了事情的一切,拉辛汗什么都知道,阿米尔的选择、哈桑的离开和阿塞夫的报复。他说,那儿有再次成为好人的路。

    哈桑居然是爸爸和那个哈扎拉女人的孩子,但是,因为哈桑是哈扎拉人,爸爸无法公开承认哈桑就是他的儿子。“阿米尔,你是社会承认的另一半,他所继承的财富,以及随之而来的犯罪免受刑罚的特权,统统都会再赠给你。”爸爸说过的话可以随便不算数的吗?他夺走了阿米尔和哈桑知道真相的权利,他的罪行用一所孤儿院就能够弥补的吗?阿米尔和他的爸爸一样,他们都是罪孽深重的人,需要一辈子来偿还。但是,阿米尔选择的却是逃避和忘却。如果,如果当初阿米尔就知道哈桑是他的兄弟的话,他是否回为了他同父异母的弟弟而勇敢一次呢?他的生活有是否会有翻天覆地的变化呢?

    这才是现实,被政治所统治的现实。现在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把哈桑的儿子索拉博从孤儿院中接回来了。索拉博被院长卖给了塔利班,那些仗势欺人的家伙。那个人是阿塞夫,那个还没有对阿米尔实现他的报复承诺的阿塞夫,他看见那个家伙拿出他的不锈钢拳套,一拳一拳重重地落在他身上。阿米尔哈哈大笑,是的,他懦弱,他从不强装勇敢。这二十多年间,总算有一个人能好好地揍他一顿了是吗?他想起他向哈桑扔石榴的那一天,满身都是鲜血的哈桑,哈桑说,你满意了吗?你好受了吧?每个字都揪地他的心狠狠地疼。

    那个小小的索拉博,像他的父亲当年那样,对着阿塞夫拉开了弹弓。不同的是,这次他射了出去。阿米尔带回了他的侄儿。但是要把他领养回美国需要再把他送到孤儿院去,可是阿米尔早已答应过索拉博再也不会让他去那样的地方了。这是他对哈桑的补偿,对自己与爸爸所犯下的错的偿还。索拉博一直哭,直到他睡着。索拉雅突然打电话来说不用把索拉博送去孤儿院了,但是,就在那个晚上,那个哈扎拉男孩选择了自杀——用阿米尔昨天晚上刚刚用过的剃须刀。

    索拉博说他厌倦了一切的事情,他想念爸爸、妈妈、他的莎莎和那段和拉辛汗一起在花园玩的快乐日子。从那之后,他再不说一句话,阿米尔一次又一次地和他讲话,他的眼神依旧暗淡而空洞,就像阿米尔最后一次看见的哈桑的眼神。

    直到那个阿米尔为他追风筝的雨天,我知道,他一定是想起了他的曾经,那些一辈子难以忘怀的美丽记忆,那个追风筝的人。因为他清清楚楚地听见了那个哈桑对阿米尔说过无数次、而如今阿米尔又对他说的那句话——为你,千千万万遍。

    后记:这就是历史带给孩子们的 ,明明可以做最好的朋友,最后却成了需要一辈子偿还的罪孽。因为曾经民族之间的种种,使得谁也不能相信谁。历史这样残酷,年少的孩子还没来得及细细思索,就已经无法呼吸。直到哈桑死后,也依旧没有知道这个秘密。或许,这才是他的幸福,他没有任何的错误,又何必要苦苦承担?这个世界不值得他驻足。而对于阿米尔,他是社会承认的另一半,或许是命中注定,剩下的一切必须要他承担,还清他和爸爸欠哈桑的所有。

    那些辛酸的回忆,但愿,再不要想起。

  评论这张
 
阅读(7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